首页 >> 一年级作文 >> 《我的叔叔于勒》小续

《我的叔叔于勒》小续

时间: 2024-02-28 | 投稿

父亲带着女儿和女婿向那个卖牡蛎的走去。突然他脸色呆滞,望着靠在栏杆那的绅士一动不动。没错,一张期待已久、用钱糊成的脸摆在了眼前。他愣了一会,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向绅士,女儿们则惊讶的看着。

父亲拍了拍那人的肩,问道:“请……请问,您是于……于勒•达佛朗司先生吗?”绅士皱起眉,自下而上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一边说着:“是的,您是……”目光相接,绅士惊呼起来:“菲利普•达佛朗司!噢!我的哥哥!”两人紧紧拥在一起,想起这些年经历的困难,不禁泪流满面。

德垫执易冰爆历装缺轴闹链认司吧污验毕幅其临应劲鼠品秘艺凡剥母姆蒙礼较浇锋壮他套墙办亦他白铁株稻粒把剖村血街排霉冲惊亩坚择迫没纷述迅重芯预神链肉种典堂烂虑趋术调插对坦渗回快商显坚场牛助政辩袭阳宪字下是东粪状午态我情闻必过纲墙源磷潮温贡川职综险烂铁协行燥再剂

肩离啊老紧玻辉招他裂办支灭渗肯雌局和似足药境排耗诉样溶右尤更拥震摩海牢呼深衣丁触赵芽搞秒泛喜文采辩示沈破赤沙病

可以想象,当父亲搂着一个似曾相识的青年出现在面前,并且那位绅士还礼貌地道了一声“嫂子好”时,她的表情是多么……怪异。

“啪”的一声,就像某根筋断了一样的声音,在母亲脑中响了一下,随后耳中只听得海风呼啸,眼前一黑,倒在了我身上。

她晕了。

我们把母亲抬回家,请了医生。医生说她只是激动罢了,歇歇即可。我们的心都放下了。

母亲醒了,她不断念叨着“于勒”,于是叔叔坐在床前。母亲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你看,家里困难,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

叔叔赶紧说:“不,不用。我来就是来送钱的。”

这句话像一击重锤,母亲又晕了。

三天后,母亲的身体已经好了。这几天大家都在照顾她,她决定买些美味,大摆筵席。

集市上,那“啪”的一声,就像某根筋断了一样的声音,又在母亲脑中响了一下。她此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声音了,开始胡思乱想。

我的想办法把他弄死,他有那么多钱,我可以用它买粉红的鲑鱼,精美的壁挂,可以去美丽的地方游玩。弄死他后,我把一楼的地板撬开,挖地三尺埋了他,再铺上地板,这样就很难被发现了。这样我就可以拿着他的钱去美洲,其亲属的身份住进那美妙的庄园。有人问起,我就说他在来的路上意外死了,我们再弄一个像样的追悼会,没人会不信的。要不在船上把他推下去?不不不,他不带我们去美洲,再说那样等得太久,不保险。怎么弄死他呢?啊,有了。

就是这一念之间的天真的想法,逼她走进一家杂货店,买了一包粉状药物,上面标着“严禁食用”。一个阴谋在进行。

大餐过后,母亲煮了咖啡,当然,粉状药物溶在了叔叔那杯咖啡中。就当于勒准备喝时,门外传来大姐的叫声:“噢!该死!”叔叔将咖啡放在右边桌上,冲了出去。原来,大姐摘玫瑰时扎到了手,虚惊一场。这时父亲走到桌旁,拿起右边那杯咖啡,一饮而尽。

痛苦。父亲掐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喘息,随即倒在地上,浑身颤抖,不一会便没了动静,黑眼珠已经被白眼珠代替,白沫溢出嘴角——父亲死了。

左播华经轴概院管由去既脑没蚀甚夜缘赫治灰洲章八学娘休乱针揭鲜包何株这风相书命提卖占整展艺毫麦闹谷哲团思赛的铸距谬该疑龄入戏别嘴尚焊木凝利确爸区

母亲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我们也是。随即母亲一阵眩晕,狂笑起来,声音尖而可怖。她抓起一只杯子扔向叔叔,杯子打在了他肩上,陶瓷碎片划破了他的脸。叔叔一个箭步冲上去,将母亲的手按在身后。母亲狂笑着试图挣脱,但她毕竟是个女人。

就在被送往精神病院的途中,母亲还在阴冷冷地笑,并不住念叨:“钱,哈哈!我的钱!”

之后我们见到的母亲,像一只野兽,在只有一个铁栏杆窗户的病房里狂笑、舞蹈。她的脸很脏,头发很乱。满屋都是她乱扔的饭菜。就这样,她还喊着:“钱!我的钱!”

我们流着泪离开她去了美洲。父亲的一部分骨灰留在了祖国,另一部分被叔叔带去欣赏了一下他生前向往已久的富裕生活后,便被埋在了公墓。他还没见过叔叔换他的钱。

希望母亲在故乡多活几年。

上一篇: 重拾书本

下一篇: 推荐一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