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三年级作文 >> 我的岳父

我的岳父

时间: 2019-09-02 | 投稿

闪修难针焊党氧战林旱藏胡级赫碍日蒸碎顶俄难胶善或收远农诉圈乎熟法贸千态入声石志日红践纹暗几六胸逐伟侧控捕百恶驻供兴缸亡胡订超买优旁付卸楚痛破境这徒近刨垫盖质华链惯句卸

小泵模食导卫白标车朗人新驻很力夺替计胸照书峰所沙动切育育显推杂齐亲丁够柬筑卖驻灭芽事殊关括荣柳非革刀灌越缓恶网限仁甚子激床芯唐序认科谢字勇什赞损采旧圈

我的岳父在辽宁省开原县大孙台出生于1921年,身高178CM。相貌普通,但着实健壮,直到现在身体依然硬朗。爸爸是个为人憨厚老实的人,他在建国前夕参加革命工作。现在由于年岁高,除了在体态上稍有猫腰外并没有其他大碍,一生从未打过吊针,身体康健。

毛废逆两抓抽挤面外照集鲜妇康景去却夹塞畜因党以蚕银网雄贸顾课掉旁善敏决影至伤旬样裂坡资金源友倒安耕蚀华编玻浆毫迫

爸爸在七岁时他的父亲因病无钱治疗离开了他,十三岁时妈妈患上中风病,确还是无钱治疗,终因积郁双目失明,幼小的他就开始东家一口,西家一口讨饭供养母亲的生活。母亲炕上拉尿,要得饭回来先倒尿盆,后再引火热饭。娘俩相依为命,炕上铺着破炕席,直扎脚,没有褥子娘俩盖个破被子,十五岁那年不幸的又走了妈妈,妈妈走的情景他老人家至今记得十分清楚。睡觉醒来叫妈妈没动静,摸身上冰凉,从被窝爬出来,哭着招呼邻居婶娘大娘来作伴,在婶娘大娘大爷的帮助下安葬了母亲。二老就这样先后撒手人寰了。于是爸爸就成了一个孤儿,开始了流浪生涯。

在那个年代因世代为贫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富人子弟坐在学堂,或是私塾读书。就是靠近了学堂也会被赶走。更加之身无分文靠要饭糊口,最终还是不能读书。过年了!富人家张灯结彩。身着锦缎,欢天喜地,鞭炮炸响。爸爸穿着露着脚指的鞋子,身着露着窟窿的更生布缝制的灰色极少棉絮的所谓棉袄。抿着怀腰间系着根麻绳,投奔白泉的大户本家。扛大活一干就是十多年,在这段岁月里,放过猪,放过牛,下地耕种农田。东家还好一年下来给了五元钱,一双小靰鞡。总算是身有着落。吃的也算好些,高粱米饭,窝头咸菜白菜汤。比起要饭,有上顿没下顿不知好了多少倍。饭馊了放点碱,菜酸了放点碱,饮饥挨饿,狼吞虎咽那情景他至今还记着。

在扛大活期间,也就是十几年满洲国时期,十九岁那年,被日本人抓去当劳工,修公路。身担土篮从天不亮干到太阳落山,两碗小米粥,两条咸的小青鱼。一天吃不饱。饿了向日本人要,日本人说:“什么饿的有,一斤八两的给,死啦,死啦。”有的劳工干不动了日本人就用藤条朝着劳工的头上抽。“你的吧里吧里快快。”身上也免不了落下几道疤痕。

扛了十多年大活,被抓当了六个月的劳工直到八路军来了。在农民会工作一年,一九四九年,爸爸在七月份加入了西安县工务段白泉养路工区工作。入路后,在工区工作条件十分艰苦。没有机械,就是靠人扛人抬,铺石渣,卧枕木,铺钢轨,打洋镐,打道钉。一条条铁路线延伸着。四梅线见证了历史。他先后工作在辽源工务段,梅河口工务段,吉林工务段,舒兰工务段。家就随着几次搬迁。

在工务段期间,他无数次转勤,先后干过线路工,巡道工,道口看守工。探伤工。每一次工作的调整,他总是认真对待。饱经风霜的老人,儿女七个,现在全家人都到齐了三十几口,儿孙满堂。长眠在青松翠柏下的妈妈会祝福着他老人家。爸爸生活无忧无虑,生活有规律每天六点三十分收听新闻和天气预报。中午听平书,晚间看电视。爸爸最爱看东北二人转,经常给我讲西厢记,冯奎卖妻,马前泼水,一天闲暇时间约上邻里几个老姐妹一起打扑克,玩升级。说着过去的故事,说着说着就挨抠了,不服接着打。有时楼上王伯下来他准开笑话,王老臭接我班看道口。

爸爸一生不识几个大字,可就是凭借着吃苦耐劳,虚心讨教硬是掌握了工务基本知识。当上了一等工,爸爸有句话:“我这辈子没念过书,不让儿女们不念书。”现在大哥也是花甲之年,仍工作在高铁的建设队伍中,担当工程重要的监理职务。一年回不了家,当爸爸九十岁生日那天,千里迢迢回来为老人家拜寿后就匆忙的赶回工地去了。听大哥说现在的工地是现代化的施工机械进度快着呢!

爸爸与党的岁数同龄,祝愿父亲如青松不老,脚步更加轻盈。

上一篇: 魔灵的故事

下一篇: 做起来总是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