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一年级作文 >> 灵魂的守望者

灵魂的守望者

作者: 玉石 | 时间: 2018-08-30 | 投稿

晨曦伴着蜕变的天色悄然逼近,安静的旋律依然寂寞而美好地舒展在村子的角角落落里,惟有鸽子拍打着忧愁的节律,扑通扑通地捶打着路边站立良久的人们的心,这些老老小小们用期盼的眼神张望着模糊的路口,微妙地感觉到在那里暗藏着的美好期盼正在靠近。

滴答……滴答……

时间逝过,耳边响起渐进的号角声和明快的手鼓声,远处的人影开始有了轮廓,带着倦意的士兵们很快散布在路上,随之,朴实人们的影子在喜悦的空气里翻腾起来。

归来的将军佩带着各种各样沧桑的勋章,它们很伏帖地躺在陈色的军装上并闪闪泛光,落在上面的每一粒尘土都很嚣张地诉说着自己的功绩。然而这些都是空虚的,我们最终需要的还是实在的东西。将军的眼睛在无数崇敬的目光中往返寻觅着,竟然没有一个他所熟悉的人,悲寒涌泉似的袭上心头。

“大人,你行行好吧?我已经饿了很多天了……大人,给点施舍吧!” 将军有些傲慢地瞥了一眼向他乞讨的妇人,猛然在脑海中展开一连串折叠的回忆,沉淀的心被疯狂地搅拌起来,他止步,整个队伍也愕然停住……

时间凝结在这一刻,一秒又一秒。

滴答……

将军的表响了,这块表是她在他临走前送的,当时所有的爱汇集在这已经漆色班驳的表上,还有当时所有的希望也附着在这已沾染血腥的表上,现在爱依然,希望也依然。

滴答……

他看到了她那双依旧乌黑的眸子,只是比从前少了一些光彩,多了一些忧郁。第一次看见这双沉郁的眼睛时,就已经无法忘记,她的眉宇间传送着内心琢磨不透的思绪,那么的飘渺,在空气中撞击着,拼凑着……第二次他注意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是在告别的路边,执手相看,无语凝咽,泪水诉说着不舍,红肿的眼睛仍然那么动人,泪水不会打转,晶莹毫不犹豫落下,心也随之跌碎;这一次,她灰蒙蒙的目色穿过空气刺进了他心底,天知道她经受的多少磨难,度过了怎样孤寂潦倒的日子,未来的日子还可不可以弥补住曾经的创伤呢?

滴答……

他注意到她从前柔嫩的纤手现在已变成皱纹丛生的干手,像干巴的核桃表面一样,死死地抓着他的裤角,无力的揪扯着,为什么?为什么这双手会这么干枯无力?它们失去了芬芳的滋润是因为缺少了关怀。

滴答……

他把视线放远一些,盯住了她的一身褴褛,忽然感到鼻翼里充满了浓郁的酸气,还有眼眶里乱涌的流线,心被撕裂了。他不由得抬头仰望,这才发现天空灰暗得像流泪的老人,垂下眼帘时,却怎么也不敢看她了,仿佛她的每一寸皮肤都会蛰痛他的眼,又好象无颜去面对她,没有办法去碰触乌色的回忆,裂开的心被洒了一把盐,疼得足以让人抽搐。

滴答……

他微微俯下身去,颤抖的手准备伸出……却又停住。

滴答……

四目相视。

滴答……

背过身去,他把他的顾虑一件一件地整理了出来:我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如果,我是说现在,我带走她,会怎样?会不会失去我将军的威严?会不会能带给我更多财富和地位的公主?会不会失去国王对我的青睐?会不会让世人流言蜚语?会不会一下子一穷二白?会不会……滔滔不绝的思想被按下了停止键。

滴答……

终于可以甩开揪扯,转身,动作流畅得没有间隔,没有踟躇。

新生的朝阳从山的背后站了出来,锋芒四射,一缕刺眼的光芒把他陈旧的记忆从黑暗中揪了出来:怎么可以忘记她把胸脯烫得红肿只是为了送给好几天没有进食的我一些滚烫的食物?怎么可以忘记在风雪交加的夜她冻得生疮只是为了带给我一件厚实的棉衣?怎么可以忘记她用瘦小的身体挡住了多少本该落在我身上的棍棒?这些曾经动人的情节沉淀在快被遗落的位置上,可是注定不能被永久地丢弃……

等不到下一声“滴答……”。

男人扶起女人,女人惊恐地看着他,问:“去那里?”男人知道此刻他只是一个找到灵魂的守望者,盘桓在心里的话跃出:“回家!”